威虹音响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94|回复: 20

APL Hi-Fi DSD-MR DAC和DNP-SR Streamer全面测评(翻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8 11:5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翻译自:audiophile style评测

未标题-1.jpg

几个月前我收到一位朋友的来信,他也是一位很多年的发烧友。@joelha。信中他说到 APL新的DAC我必须要去听一听,说实话在我全部的音响发烧生涯中从未听说过这样一家保加利亚的音响公司。不过太好了,我想,我又可以去尝试新的DAC了。看看我的收件箱里需要试听的那些非常出色的DAC们,看来我又要在我的试听清单里增加一员了,一旦我有了空闲时间立刻就会评测(虽然从未有过空闲时间)。
 楼主| 发表于 2020-5-8 12: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数不清关于“必须要听的产品”的列表,它们分别来自朋友、同事、厂家、代理商等等··· ···这怕是世界最高指令了,但归根到底还是同一个目标:噪声越小越好,信息量越大越好,还原性越好越好。当我准备尝试某一样产品的时候,我必须去了解它全部的有关产品和公司的历史,我必须去理解推荐者为什么去推荐它的原因,生产它的主旨在哪?当我决定将这件产品加入我的测评中时,我必须对email或电话给我的推荐者的眼光有信心,必须认同品牌的理念是真实可靠的。


我非常信任推荐给我APL Hi-Fi产品的这位朋友,所以给他开了绿色通道,优先将APL的产品送过来进行评测,以下是我对DSD-MR解码和DNP-SR Streamer的评测。
e5a28521e812b0ef992cb48ace030f3.jpg
 楼主| 发表于 2020-5-8 13:0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先从DSD-MR(DSD-master reference)和DAC开始,在我还不太了解产品的价格和设计时,我对机器内部进行了观察,发现内部使用的元件和设计都是非常优质的。虽然我不知道它的成本是多少,我被告知它的造价是非常昂贵的,不过因为没有一个参照物,所以我对“非常昂贵”没有一个直观的概念。直到我收到设备数周后才询问DAC的设计,这是因为我想花更多的时间在试听上。一方面是不希望我的听音感受到其他的信息的干扰,另一方面是想要自行通过试听来判断内部设计对声音所产生的影响,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楼主| 发表于 2020-5-8 14:43:14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我们跳过闲话直接开始享受美味,APL Hi-Fi DSD-MR是我听过最独特和令人愉悦的声音之一,为了不产生歧义,我要再说一次:它是我听过最好的DAC之一,而且比我预期的还要好得多。从各品牌的旗舰产品到最新产品,以及处于两者之间的所有产品,在过去十年中我已经听过了业内大多数公司提供的大多数产品。今天我可以毫无疑问的得出结论,DSD-MR可以说是我听过的所有产品中位列前五,并且可能将是最令人难忘的。

我通过DSD-MR试听了收藏夹中的各种类型的音乐,可以肯定的说:每一位发烧友在添置设备的时候都会通过试听不同类型的音乐的感受来判断设备的好坏。从试音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件产品是特别的,我实在找不到任何一件能够替代它的声音的设备,它的声音太特殊了。DSD-MR的声音比我听过的所有音效都要更接近模拟磁带和黑胶唱片的声音。
6a189e761f4d7bab81e1e274cc267db.jpg
 楼主| 发表于 2020-5-8 15: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听了好多遍加里卡尔的低音大师专辑,我在DSD-MR中听到了一些 Schiit Yggdrasil的影子,但也只有一些影子而已。我还记得我有多么喜欢这张专辑在Yggy中重播出来的效果,如今对这张专辑的喜爱和欣赏随着我使用DSD-MR解码不断的循环重播而变得更加深刻。在DSD-MR中卡尔有着极好的控制力,调动着每一丝旋律,抽取出每一厘细节,声音听起来蓬勃朝气。
我一直认为不可能在低音提琴的整个40Hz至400Hz频率范围内同时听到一点甜味,一点蓬松和细腻的细节。 在大家尝试DSD-MR之前,它们似乎是相互排斥的,现在DSD-MR做到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5-8 15:5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张专辑中名为“奏鸣曲”的曲目中,我想起了伊扎克·帕尔曼的过山车一般的富有情感的演奏。 这是一段曲折的旋律,起伏不定,让耳朵感到愉悦。 某种程度上说,APL Hi-FI DSD-MR比我所听到的任何其他DAC能酝酿出更多的情感。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有趣,但这是一个多情的DAC。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我泡着一杯热热的大吉岭红茶坐在椅子上,听了很多专辑,例如加里·卡尔(Gary Karr)的巴斯·维托索(Bass Virtuoso)。 可以说在过去的这几年中,DSD-MR比其他任何产品更能吸引我躺在我的聆听椅中长时间的聆听, 这个DAC发出的甜美声音就像是我无法拒绝的毒  品。

Bass Virtuoso上的第三曲目,Valse Miniature,展示了DSD-MR的另一个属性,这是我在另其他任何产品中从未见到过的。 我只能形容这是一种充满活力的,没有干扰的声音。 录音中充满了微微的嘶嘶声,你可以很容易的听到嘶嘶声, 但这种声音并没有打扰我。 实际上,它让我知道我从录音中听到了一切,而不仅仅是听到一些去噪之后的看似完美的音乐,无论录音中是好是坏的因素DSD-MR将一切都还原。 现在,音乐到了高潮的转折点,通过DSD-MR,卡尔的低音提琴的震撼力脱颖而出,几乎达到了三维效果,惟妙惟肖的立体真实感。 磁带背景中的噪声好像被剥离出来几乎要掉落下来。 我不能将其描述为更黑的黑色和更低的本底噪声,因为我不认为能够简单的这样描述。换句话说由于一些奇妙的原因,你在试听时会感觉外界的噪音消失了,录音本身的噪音也好像隐形了,音乐本身占据了舞台中心位置,打上追光灯,吸引着听众的目光。
3801213fb80e7bec9ee89d6c252eb9389b506b09.jpg
 楼主| 发表于 2020-5-8 16: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要详细的描述以上的使用DSD-MR的听感,我能写到我的手指受伤,但最好我们还是继续测评吧。 堪萨斯市乐团演奏的帕萨卡利亚(Passacaglia)是基斯·约翰逊(Keith Johnson)录制的参考唱片,也是我的“老唱片”。 当涉及低点,高点,精致,瞬变等时,这首音乐囊括了所有的一切,它展示了DSD-MR的最佳和最差状态。 当我说最差的时候,我指的是DSD-MR比许多DAC都好,但不如其他一些专攻某一领域的DAC。我听到这些声音必然是设计师经过权衡之后做出的折衷设计决定,这是每个设计师必须要经历的。对消费者来说,关键是能够处理好这些矛盾点之间的平衡,并找到最佳折衷点。 或许其他出色的DAC在某一类别中可能强于DSD-MR,但综合考虑其他领域它们便在DSD-MR前败下阵来。
 楼主| 发表于 2020-5-8 17: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读者可以发现我所描述的都是极其微小的区别,我从不拐弯抹角的描述我所听到的内容。下面是精确的描述,所有文字皆是出于自愿没有一点是被迫营业哦!我还要指出一点:亚历克斯·佩切夫和他的任何一位顾客都没有听到过我在下面的描述。直到亚历克斯偶然地读到了我写的东西,他表示很惊讶。最后,他说道:别吹的太过分了!哈哈!

音乐开场几分钟听起来妙极了,弦乐部分从房间里来回飘荡,充满活力和怪诞感,紧紧抓住了人们的注意力。这首音乐应该是使用了典型的参考录音方式,把听众放在音乐厅里,录制出一种原始的声音。当号角声音进进出出四分钟时,声音是非常壮观的。接下来是震耳欲聋的铜跋声,先是微弱如星光闪闪烁烁,接着互相追逐,力量不断增强,最后令人汗毛直立的弦乐接踵而至。 从声音的角度来看,这一切都是令人愉快的。 随着管弦乐队和鼓的轰鸣声逐渐响起,其他乐器的声音逐渐减淡。 在该曲目的5:45标记处,动态范围得分为26 R128,DSD-MR表现出令人满意的音效,敏捷的瞬态反应下所有乐器都显得那么圆润,并且可以清晰的将不同的乐器进行组别分类。 其他旗舰级DAC可以比DSD-MR更好地再现这些瞬变,但这些DAC肯定不像DSD-MR那样甜美,充满活力和情感, 我相信这是我可以听到的最佳的权衡设计。
 楼主| 发表于 2020-5-8 17:4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读者没有听过Norah Jones即将发行的新专辑《Begin Again》中的《Just A Little Bit》,我实在无法更加推荐大家去听一听这首曲子,我已经为它着迷了。事实上,如果发烧友们没有被她的第一张专辑《Come Away With Me 》所“烧”,我的脑海里至今还萦绕着她的歌声,那么我更推荐这张专辑,当然这是个人的主观感受。
通过DSD-MR听起来显得那么壮观,有着极深的下潜,富有节奏的低频声底与诺拉的流畅明丽的声音结合是对耳朵的一种享受。自从上周我发现这张专辑以来,我每天都会听几次这张专辑。能够在本次测评中听到我刚才提到的那些方面,真是太令人愉快了,细腻的小鼓声,就像雪一样纯净。

34482431551066286.jpg
 楼主| 发表于 2020-5-9 10:5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受到这张专辑的鼓舞,拿出诺拉以前的专辑《Day Breaks》,这是诺拉在首张专辑大获成功之后的又一鼎力之作。这张专辑中隐藏的瑰宝是一首名为《Flipside》的歌曲。它可能不是每个人的那杯茶,但却深深扎根于我的心底。 Dr. Lonnie Smith的《Hammond B3》可以听到背景音乐中的所有内容,这是如此甜美的声音。通过APL的HIFI DSD-MR,我能够清楚地从无数交织在一起的乐声中辨识出每一种乐器的声音。就连诺拉弹奏的沃利策电风琴声也很吸引人,轻盈而充满空气感的踩钹声从Brian Blade处滑向听众,如果听众想的话,你甚至好像可以抓住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南京威虹音响 ( 苏ICP备05007240号

GMT++8, 2020-5-30 17:28 , Processed in 0.28125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